2020年媒体发展的9个趋势

来源: 全能头条网 发布时间:2020-02-17

    在未来一年内,影响新闻媒体的关键因素是什么?在此,我们列出媒体未来发展的9个趋势,这些趋势在2020年将会对新闻组织、内容生产者、媒体公司产生重要影响。

2020年媒体发展趋势

 流媒体之战揭开序幕

2019年,苹果公司和迪士尼公司强势进入订阅视频点播(SVOD)服务领域。苹果公司推出了流媒体平台“苹果电视”(Apple TV),迪士尼公司推出了流媒体平台“迪士尼+”(Disney+)。迪士尼董事会主席鲍勃·伊格尔指出,迪士尼为创建流媒体平台,投资了26亿美元来获得必要技术,并且重组了公司的管理层,创建了一个可以直接联系消费者的部门,同时结束了与奈飞公司的合作,这意味着迪士尼放弃了每年从双方合作中获得的1.5亿美元收入。迪士尼公司甚至还斥资713亿美元收购了21世纪福克斯公司,来增强迪士尼的节目生产能力和节目内容库。迪士尼不遗余力地进行节目制作,预计2020年原创内容预算大约有10亿美元。

与此同时,苹果公司也计划在电视节目、纪录片和其他原创内容方面花费60亿美元,这比苹果公司最初计划的支出高出约50亿美元,苹果公司对原创内容的投资数额大约是迪士尼公司在2019年全部内容预算的25%。这些新的进入者将电视节目的制作成本推向了新的高度,原来每集1500万美元的电视剧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每集电视剧2500万美元的时代。

在2020年,在流媒体领域将还有另外一些重要的进入者,包括全国广播公司推出的Peacock,这是一个免费的流媒体应用;美国电报电话公司和华纳媒体集团计划在2020年5月联合推出HBO Max,该平台每月的订购费用是14.99美元;基于移动应用的流媒体服务平台 Quibi计划在2020年4月推出,每月的订购费用是4.99美元,它的免广告订购费用是7.99美元。

在媒体越来越依赖订购的情况下,消费者是否能负担得起所有这些流媒体订购服务,或者有足够的时间观看这些节目,这些流媒体内容是否会影响我们对其他媒体内容的消费,值得我们进一步观察。

付费墙接近上限

长久以来,受众是否愿意为内容付费,尤其是为新闻内容付费一直困扰着媒体主管和研究人员。2019年牛津大学路透新闻研究所发布的《数字新闻报告》发现,为在线新闻付费的人数只有小幅增长,即使按照特定的衡量标准来看,用户订购数量仍然很低,媒体或许已经接近订购的上限。

从该报告提供的数据来看,任何形式的网络支付,包括订购、会员资助,以及捐赠,增长都比较缓慢,挪威读者的网络支付为34%,与上年相比增长4%,瑞典读者的网络支付为27%,与上年相比仅增长1%,美国读者的网络支付为16%,与上年相比没有变化。

即使这样,更多传统媒体将面向读者获取收入,列为其战略重点,比如,《大西洋月刊》重新设计推出了付费墙,其他一些传统媒体,像《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经济学人》等媒体,会继续增加它们的数字订购量。尤其在2020大选之年,为获得可靠真实的信息,更多读者会去订购高质量媒体的新闻报道,对于那些不太知名的媒体,要增加数字订购数量,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实施付费墙的媒体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受众在媒体上花费的钱是有限的,与其他媒体内容相比,新闻订购的费用并不便宜。

地区新闻付费成难题

哈佛大学尼曼新闻实验室研究员约书亚·本顿指出,从传统上来讲,新闻消费与我们的日常生活习惯有关:每天早上读报纸,晚上6点钟看晚间新闻。但现在新闻已经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对公众有用的新闻正在手机上与其他形式的媒体内容、娱乐节目展开竞争。在这样一种背景之下,我们怎样才能说服这些受众,让他们订购新闻呢?

在地区新闻报道领域,这一问题尤为严重。自2004年以来,在美国,有1800家地区报纸倒闭,皮尤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71%的美国人认为地区新闻媒体的财务状况良好,所以他们没有必要为地区新闻报道付费,这也许是上年只有14%的读者为地区新闻付费的原因。

由于读者的媒体选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新闻组织必须向读者清楚地说明他们所生产的新闻报道的价值,以及新闻组织为什么要得到读者的资金支持,让读者清楚地了解新闻组织的财务状况并非像他们想象得那样良好,这一点尤为重要。

“新闻回避”更严重

说服读者为新闻付费的另一个巨大挑战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躲避新闻,在整个行业内“新闻回避”(news avoidance)现象已经到了比较严重的程度。由于媒体倾向于不断报道负面新闻,这让经常接触新闻的人感到压抑或沮丧,直接导致的一个结果是,这些人宁愿选择观看娱乐节目,而不愿意去接触新闻。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新闻媒体有责任去尝试不同的新闻报道方式。这就要求新闻媒体通过创新的方式来讲故事,改变新闻报道内容的基调,与受众进行线上或线下互动,积极探索新的叙事方式,比如:解困新闻、建设性新闻等。

与受众重建信任

新闻组织不仅要改变讲故事的方式,新闻组织制作新闻报道的路径和方式也要做出相应改变。新闻组织需要告诉读者他们正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新闻组织要与受众重建信任,这一点至关重要。

2019年“安德曼信任晴雨表”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一年里,信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的雇主”(my employer)成为最受信任的机构。从全球来看,75%的人相信“我的雇主”会做正确的事,57%的人相信非政府组织会做正确的事,而只有47%的人相信媒体会做正确的事。该组织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安德曼指出,“在过去十年中,人们对传统权威机构失去了信心。最近,人们对社交平台失去了信心。这些因素导致人们将信任转向他们所能控制的关系,尤其是他们的雇主”。

皮尤中心调查发现,有一半以上的美国人认为“捏造的新闻”是我们社会生活中要面对的一个巨大挑战,人们对这一社会问题的重视要高于其他社会问题:暴力犯罪(49%)、气候变迁(46%)、种族主义(40%)、非法移民(36%)。许多人指责政治领导人和激进分子捏造新闻误导公众,但他们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责任主要在于新闻记者。

移动平台比以往更重要

内容生产者需要持续不断地关注消费者行为的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要关注移动平台。eMarketer提供的数据显示, 2019年,美国消费者使用移动设备的时间将首次超过看电视的时间,而在2014年,美国消费者平均看电视的时间比使用移动平台的时间要多2小时。

另一个数据更能说明这一市场的快速变化,“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提供的互联网年度数据显示,移动广告支出已经占到广告支出的33%,而在10年前这一数据仅为0.5%。在2018年,移动设备已经占到用户媒体消费时间和广告支出的三分之一。与印刷媒体、广播、电视和桌面电脑等渠道相比,自2010年以来,移动平台是唯一一个在消费者时间投入和广告收入两方面都能快速增长的平台。

创新故事形式

移动体验的一个重要部分,尤其是对年轻受众来说,就是故事形式。Snapchat创新性地开发了“阅后即焚”垂直视频,现在这类视频内容在社交网络中无处不在。在以脸书为中心的社交网络中,每天分享的故事有10亿多个。脸书首席产品经理克里斯·考克斯指出,“故事形式正在超越新闻流,成为未来受众与朋友分享信息的主要方式”。

目前,一些品牌公司、营销公司和媒体组织,比如《每日电讯报》《经济学人》等,都在积极投资创新故事形式。通过创新故事形式,有可能进一步吸引受众订阅,或者促进受众与媒体积极互动。

播客崛起

过去一年中,人们看到的是播客的崛起。目前,普利策奖颁奖委员会已经宣布,在2020年会将新闻播客列入颁奖项目。《纽约时报》新闻播客The Daily获得巨大成功,极大地刺激了其他新闻组织在这一领域的探索。2019年11月,市场调查司Forrester在其《2020年预测报告》中指出,播客将成为下一个价值10亿美元的媒体市场。美国互动广告局(IAB)和普华永道(PwC)联合发布的播客年度报告也显示,美国播客市场将在2021年达到10亿美元,预计商业公司将会花费4.79亿美元在播客平台做广告。

播客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是媒体组织、名人和社交平台在这一领域的投资。爱迪生研究公司发布的《2019年播客消费报告》显示,收听播客的人在五年内增长了1倍多,大约有9000万美国受众每月会收听播客。

苹果公司的播客应用平台在播客市场的开发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不过,苹果公司对播客市场的占有率从80%下降到了63%,而Spotify的市场份额迅速增长到近10%。近几年,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在播客领域快速扩张。2019年2月,Spotify以3.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Gimlet Media和Anchor这两个主要的播客平台。

抖音全球扩张

毫无疑问,抖音国际版TikTok是2019最受关注的短视频应用平台,截至2019年11月,它的全球下载量已经超过15亿,这距离它超过10亿下载量仅过去7个月。

Activate Consulting公司提供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美国,TikTok用户每月平均在该平台上花费10个小时,这是所有社交平台中花费时间最多的。不过,按下载量计算,印度是TikTok下载量最大的市场,要领先于中国和美国。

TikTok的创新潜力,对于年轻受众的吸引,与受众有趣的互动能力,以及它在全球快速发展,引起了许多媒体公司的关注。在未来,它还会激发人们更大的兴趣和关注。

(本文原文为《In charts: 9 trends that will define media in 2020》,译自:https://whatsnewinpublishing.com/in-charts-9-trends-that-will-define-media-in-2020,作者戴米恩·拉德克利夫为俄勒冈大学卡罗琳·钱伯斯新闻学院讲座教授。编译者张建中为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本文摘自《青年记者》2月上)

热门推荐
延伸阅读

Copyright ©2015-2019 skyqn.com

客服联系QQ:2140427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