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调查报道如何做?从《穿山甲报告》中学到的十点经验

来源: 全能头条网 发布时间:2020-02-17

    一切始于15个月前在首尔举行的亚洲深度报道大会(Asian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Conference)。来自亚洲各地的记者、编辑聚在一起,讨论了如何在报道上进行合作。我们发现了一个和我们息息相关的议题:穿山甲的全球走私。穿山甲是一种无害的,以蚂蚁为主食的哺乳类动物,但它却濒临灭绝,而在理论上也是受到国际法律的保护的。但很少有人关心它的走私状况,也没有一家大型媒体投入资源来做这种跨境报道。

穿山甲是一种濒临灭绝的哺乳动物,它的主食是白蚁和蚂蚁。而穿山甲的非法贸易正在蓬勃发展 

穿山甲是一种濒临灭绝的哺乳动物,它的主食是白蚁和蚂蚁。而穿山甲的非法贸易正在蓬勃发展。摄影:蔡耀徵/报导者

但穿山甲的非法贸易正在蓬勃发展。穿山甲鳞片成吨成吨地从非洲、亚洲非法运往中国或其他亚洲市场,作为中药材原料出售。但可悲的是,实际上这些鳞片可能没有任何药用价值,最多只能带来一点心理安慰。更重要的是,我们对穿山甲非法贸易的调查表明,为了满足中国及其他地区制药公司的需求,各大洲的犯罪分子在穿山甲非法贸易中互相合作,也互相竞争。

于是,我们启动了《穿山甲报告》这个跨境调查项目。作为拥有广泛网络的资深编辑团队,我们从 ADM 资本基金会获得了种子资金。然后,我们招募了记者,也找到了一起合作的媒体机构。

穿山甲的非法贸易的主要路线

穿山甲的非法贸易的主要路线,根据尼泊尔时报(Nepali Times)的数据测绘。来源:穿山甲报告

在正式开始合作之前,我们需要在三个条件上达成共识:协作报道、共同编辑、联合发布。作为回报,我们会对参与媒体的记者、编辑进行培训,也会提供他们报道所需的采访资源,也让参与者可以根据自己媒体的特性撰写独立的报道。同时,我们也会对文章提供专业的编辑,并会支付部分采访开销。

“《穿山甲报告》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由当地记者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和文化中、用他们的语言进行调查和报道的。” 《穿山甲报告》的项目编辑 Joyce Lau 说。

“我们知道,我们所报道的内容也可能会引发其他地方读者的兴趣,”项目参与者、缅甸媒体 Myanmar Now 的高级记者 Tin Htet Paing 说。“我与一位中国记者一同进行报道,他为我们提供了许多背景信息,我们也为他提供了所需资料,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向各自的读者讲述一个更完整的故事。”

根据最新统计,来自 14 个国家/地区的 19 个新闻编辑室的 40 多名记者、数据编辑、播客制作人、程序员和设计师,都参加了《穿山甲报告》项目。

在去年9月汉堡举行的全球深度报道大会(Global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Conference)上,我们发表了《穿山甲报告:一段通向灭绝的旅程》,这是一篇上万字的跨境协作调查。它揭示了卖方,走私者和买方背后的利益结构,也发现了与有组织犯罪的相关证据,同时也展示了可能的穿山甲保育模式。这篇报道发布之后,也引发了超过50间媒体在非洲和亚洲就该议题在当地进行了调查。它已经或正在被翻译成泰语,缅甸语,尼泊尔语,巴哈萨语,弗拉芒语,中文。它还在马来西亚引发了一次对于贪腐的调查。

最重要的是,我们努力在不同的记者和新闻编辑室之间建立了纽带。即便项目结束,这些纽带还将会继续。如果缅甸或是越南的记者现在遇到一宗与中国公司有关的环境犯罪,他们知道应该和谁去找谁;而当泰国记者遇到跨境走私案的时候,他们也可以与在马来西亚的记者进行非正式地合作。

《穿山甲报告》将我们的概念带入了现实,但我们才刚刚起步。为了连结整个地区、甚至全世界的记者,我们在结构层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只有给亚洲各国的记者赋权,提高他们的能力,我们才能够将最重要的环境报道带给最会受其影响的读者。在今年晚些时候,我们会对此有更多分享。

而以下是我们这一年来在《穿山甲报告》项目中学到的十点经验:

1. 心态至关重要。只有当记者和编辑真正明白自己可以从这种分享资源的方式中受益时,协作才能发挥作用,也才能生产出最好的报道。对于一个跨境合作项目而言,这意味着包容性——尊重每一位在地记者,而不是只将他们当作中间人或是翻译。

2. 解决每个新闻编辑室的需求,摆正自己的位置。对于你来说,这是一个开创性的项目,但对每个参与的新闻编辑室来说可能并不是他们的重中之重,需要有相应地计划与沟通。

3. 避免新闻编辑室中的上下级关系,直接与记者合作。事实证明,坚持通过编辑来进行沟通交流的新闻编辑室在报道和产出方面是最低效的。但与此同时,我们的项目管理状态和后续步骤必须透明,且易于编辑们审阅。

4. 要支持和引导,而非发号施令。记者们必须知道,编辑们是为了支持和拔高他们的报道,而不是为了对报道指手画脚。

5. 了解团队成员的技能并善加使用。有些人比较擅长报道,有些人可能更善于写,还有人可能在管理方面有长项。根据项目需要,招募拥有不同技能的人,建立一个具备多元技能、语言能力和当地知识的团队,深入发掘在地人才,以发挥最大的效果和影响。

6. 使用所有可用的方法进行远程协作。我们使用 Slack 进行沟通;使用 Google 云端硬盘,文档和电子表格,用于资料存储,撰写报道和编辑;使用 Zoom 进行视频会议。也为不同的讨论环境和主题,部署相应的安全措施。

7. 不要低估时间投入。在一开始,协作报道需要比传统报道需要更多的时间,但是随着新的工作流程发展, 协作会变得越来越高效。创建一个对使用者来说不要太麻烦的系统,但要保证安全性。

8. 要灵活。合作建立在善意、信任和共同价值观的基础上,我们不能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如果一间媒体反对一项任务、一篇文章编辑或不愿分享其内容,那就没什么可做的了。

9. 慷慨地分享成果。我们的目标是最大化地触及读者:我们根据知识共享许可协议(Creative Commons)的 BY-NC-ND (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的准则发布了报告,以确保我们的合作伙伴可以自由地重用彼此的内容,而不需要经过繁琐的授权程序。这种共享方式使合作伙伴可以将报告翻译成其他语言,并轻松发布。(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才说服一些媒体高管将可以从增加影响力方面受益)

10. 坚持不懈。新闻编辑室里有非常娴熟和专注的记者,我们的任务是为他们的发展创造条件。

目前,我们正在制作有关该项目工作的两集播客节目,其中一个用英文(已发布,可点此收听),另一个用中文(已发布,可点此收听)。我们在马来西亚的合作伙伴 R.age ,率先制作了一本用于教学的图片故事书。而核心编辑团队也在寻求将该这次协作转化为一个更加常设的合作平台,以期在环境报道方面有更多地合作。随着我们继续探索其他迫在眉睫的环境问题,毫无疑问,一定会有许多新闻编辑室会继续跟进报道穿山甲的困境。

作者简介:Patrick Boehler 和 陈婉莹 全球环境报道联盟(Environmental Reporting Collective)的共同创始人,也是《穿山甲报告》的编辑。

Patrick Boehler 是瑞士公共广播公司的国际服务 SWI(swissinfo.ch)的执行编辑。此前,他曾在《纽约时报》、《南华早报》和亚洲其他媒体工作过,并在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担任过教职。

陈婉莹 是资深新闻人、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创办人及首任总监,曾任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她目前是跨国调查报道项目“全球环境报道联盟”的共同创始人,出版了第一个合作项目《穿山甲报告》(The Pangolin Reports),她也是全球深度报道网的顾问编辑。

热门推荐
延伸阅读

Copyright ©2015-2019 skyqn.com

客服联系QQ:2140427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