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南

为学校减负,为何那么难?

发布时间:2019-08-19 10:02:43 来源:全南新闻网 编辑:阿飞
内容摘要:   导读  校长们忙着开会、接待和应付检查,一线教师则忙着准备各种材料,这已成许多学校的普遍现象。为

  导读

  校长们忙着开会、接待和应付检查,一线教师则忙着准备各种材料,这已成许多学校的普遍现象。为何教育工作者最近几年“负重”如此厉害?到底是哪些因素造成了教育一线负担加重?

  笔者近期在中部某县和边疆某市进行了调研,发现学校的负担主要集中在以下四方面。

  一是检查验收多。

  近几年,国家对教育越来越重视,投入不断加大,各种资源和项目落实到学校和教育管理单位,随之而来的则是各种检查和验收。以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为例,项目规划、实施、监督、检查、验收等各环节,都产生了不同于以往的工作量,同时还出现了“省里要来,市里先检查一次;市里要来,县里先检查一次;县里要来,镇里先检查一次”的情况,面对重复性考核压力,很多老师被动员到写材料和接待中去,这无疑增添了学校的负担。

  二是政府其他部门无关抽调多。

  教师作为文化知识分子,经常被一些政府部门抽调参与非教育干线的写材料任务。在中部某县,村里的书记为了完成扶贫资料,厚着脸皮利用私人关系找学校校长写材料。除了精准扶贫,还有创文、创卫等任务也会从教育干线抓人来应付。笔者了解到,地方政府拉教师参与非教育干线的工作往往也是由于任务紧、人手不够,或者短期内需要应付检查。

  三是“婆婆”众多,落实工作变成安排工作。

  与校园管理相关的部门有消防、环保、疾控、司法、交通、气象等,这些管理部门,一个学期少则一次、多则两次到学校检查。每来一次都需要组织学生活动、准备材料,来之后要求上传材料。一些职能部门本应服务校园,但在职权不对等条件下,变成了安排校园,落实工作变成了布置工作,每项工作对校园来说都是额外负担。

  四是相关性不大的主题和宣传活动进校园多。

  相当一部分活动和工作进校园的逻辑,是行政验收的需求大于实际的内容意义,学校无辜被部分职能部门用来完成工作量考核任务。以党建为例,各种App都要求教师打卡学习、积累学分。一个老师对接各个政府部门的App少则一两个,多则五六个,从内容上看,这些App重复性极大。

  不难看出,几乎所有部门都属于“合法”进校园,而每个部门的人从行政层级上也都高于校长,故而也都能进校园。

  但每个部门去一次,校长就得组织学生搞活动,组织老师写材料、搞讲座,学生宝贵的时间被用来应付各项活动检查,老师宝贵的时间耗在了写材料上。本应抓校园管理的校长疲于应对各种工作组,校园深陷地方行政任务之中,破坏了正常的教学秩序。关键是很多工作不仅重复性极大,而且具有明显的形式主义特征,应付检查多于实质内容。

  在此情况下,一些校长也策略地加以应对。如有校长称,“我们学校都是10岁左右小学生,怎么落实扫黑除恶?我就从村里借了一张条幅拉了一下”“我每次只找一个班来应付,主要利用课间操、体育课之类的时间。其他的各种材料总结,便做一个板报,或者利用一个班会来解决多个活动的材料”。

  但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活动和资料要学校组织和完成,对于人手不多的小规模学校来说,应对各种材料和活动更是苦不堪言。一位校长说:“我们学校总共就19个老师,没有行政人员,又是寄宿制,老师要兼顾教学和学生生活管理的任务,本来就忙得要命,还要写各种材料,真是累。”

  如何让学校回归正常的教学秩序,让老师安安静静教学?

  笔者认为,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第一,尽量避免多层级政府和部门在学校重复落实工作,与教育教研主业无关的各类检查和无用软件,要精简,更要注重质量。第二,与学校相关的管理部门要立足自身职能定位,为学校服务,指导和检查工作要从实际出发,避免形式主义和向学校推卸责任。第三,警惕各类无谓活动进校园,警惕学校被用来应付检查。(作者 尹秋玲)

 

相关阅读
热点搜索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客服联系QQ:2140427459